鞍馬山の黒天狗

反正不是今天😂

我覺得需要有人催不然我好懶的碼字喔……(曠職已久(

转载自:袁滚滚

你可以討厭一個人或是一件事物,
但你沒有傷害他/她/牠/它的權利。

為了吹捧誰去踩踏誰也是噁心,
圈子大了真什麼鳥都有。

【式姬】後日談

接續前篇的後日談,爪機不給放連結所以前篇請主頁找或點評論連結

私設如山

「……金桂……」

「風鈴草?」發現少女夢囈著蜷在緣廊上睡著,體弱的方向師輕輕推著她的肩膀喊醒她,「真是的,在這種地方睡著會感冒的喔。」

「......唔......梅......?」睡眼惺忪的揉著眼,原本紮好的莓紫色髮髻被糟糕的睡姿壓的亂七八糟,明顯還沒睡醒的退魔師眨著紫檀雙眸,呆呆地望著喊醒自己的少女。

「梅是誰啊!?」猝不及防的咳出一口血,百花文以行為吐槽睡昏頭的少女。

「嗚哇啊啊小文又吐血啦!」慌忙的坐起身,把手帕塞給對方,「到底怎麼樣才能這樣吐血吐的隨心所欲啊!?」

「那是風鈴草學不來的。」似乎...

這是我所獻給庭的最後弔文。

【終焉的庭院哀歌】

2013/8/26~2017/4/25。

獻給我的式姬們與相遇過的人們。

在這妖怪橫行的時代,終究沒有一處清淨。

「妖怪們開始行動了。」仰起的稚嫩臉龐蒼白的可怕,小梅緊咬著下唇注視著院落上逐漸粉碎消失的結界壁障。

她早該意識到了。女孩懊惱的想著。

「我知道。」同樣臉色蒼白的陰陽師少女將宅院的大門深鎖上,並按上了符稍微延緩他們被發現侵擾的時間,「同盟已經沒有多少夥伴能夠支援我們了。」

守護著地區的大結界是以各陰陽師宅院為中心點立起屏蔽結界的,但隨著越來越多的陰陽師出走,成為空城的庭院就不再擁有足以支撐結界的力量而失去作為結界點...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鬼在此处:

说实话确实会关注这方面啦,评论多的时候超开心,不管说些什么基本都会回复,就感觉很充实,也很有动力,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想着可能亲爱的们有事太忙还没有看所以就关了乐乎做自己的事情,等过了一段时间再打开却没有几个小心心,没有一个评论,我就会想是不是我写得太无聊了,还是我又变回那个没人爱的小透明了……动力一下子没了,然后就不想更新……嘛,这种事情几乎无解,总之现在写文都是基于爱吧……但还是会想得到读者的肯定,仅此而已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YGO/暗表】沉溺之中

大學.ver

寫文意識流求不考究(

當初只是因為自己在專題地獄才想寫的沒想到我會拖這麼久而且這篇文一開始是為了AIBO生賀才開的坑,我((回頭看今天的日期不說話(

雖然很任性不過就還是讓我把它當作遲來的生賀給AIBO吧((好意思

———

武藤遊戲總是做著相同的夢。

青年在床上坐起身,冷白的月光透過玻璃窗斜照入房間,映亮他蒼白的臉龐。

閃爍著金燦流光的千年積木與他不斷的下沉,他可以看見水上的波光蕩漾卻怎麼也無法離水面更近點。

而每每試圖伸手抓握住那與他一同沉溺的黃金積木時,夢就會醒來,無一例外。

透紫的眸凝視著自己沁著冷汗的手掌,纖細的手指緩緩的收緊。

有些東西若是在那當下放...

偷佔個tag放上噗浪的repo

http://www.plurk.com/p/ly6jf1

今天去參加了大喝采,

我只能說我此生無憾了。

能有這個活動真是太好了,能有這麼一部作品真是太好了。

順帶一提,我今天出門是對家裡人說我要去為愛吶喊(

今天請朋友代買的設定集終於到手了,拿起這本的瞬間覺得自己連話都不會講了只能尖叫(

佔個tag說說

放一下在噗浪嚎的repo(

http://www.plurk.com/p/lu8uxy

今天次元的黑暗面在臺灣上映了所以我來詐屍嗷一下順帶報告一下依存症連載的近況

下午沒上班直接衝結果毫果不其然連假都是人呢★(棒讀

老實說我從在排隊換票的時候就開始『興奮興奮』、『期待期待』然後既緊張又怕受傷害←

怕說太多會不小心劇透所以就說一下讓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社長真的執著很煩((爆笑

陪著看小夥伴表示這就是一個由社長的執著所引發(世界差點毀滅)的慘劇。

圭平那句「遊戲你家的門幫你鎖好了喔」←這樣擅闖民宅還那樣邀功對嗎(x

城之內顏藝again((全場爆笑

暗表兩人相視而笑差點讓我掉眼淚...

月底發個生存證明

依存症結局難產加上開始實習了下班整個癱死根本沒時間碼字TTTTT

雖然更新很慢但是我不會幹坑結局這種事的真的TT

把屬於我的那些拾回來。

© 鞍馬山の黒天狗 | Powered by LOFTER